| 收藏 | 首页
帐号密码

www.168art.com
 | 营运单位 |

四川福宝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书画印刷·摄影·设计
艺术品复制·装裱装框
展览展示·策展布展·展馆陈设
笔会组织·艺术品/长江石交流

————————————————
电话:028-84327896 84314266
传真:028-84314266
地址:成都玉双路1号玉双大厦8楼
 | 新闻资讯 |   更多...

· 2020年全国“战疫”海报设计大…
· 《现代艺术》杂志社携手福宝印…
· 积淀昭华一一2019金牛区教师艺…
·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
· 诗梦入梅香——孙婉兵作品展
· 谢梓雄绘画作品展
· 惟彼孤山——郭强师生书法篆刻…
 | 友情链接 |
 · 福宝印社·福宝斋
 · 四川乾坤道教交流中心
 · 四川硬笔书法在线
 · 蜀都书画院
 · 成都幻彩福宝印务
 · 覃卫艺术网
 · 华夏大家艺术网
 · 四川美术网
 · 六九艺术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论杂谈


走近木邨先生的焦墨世界


作者:王乃明 [2015-06-03] [点击 1134 次]    
[字体大小:  ]
  木邨先生何许人?蜀中画家向维果是也。
  巴蜀自古多俊彦。这里的奇山秀水养育出了无数高人逸士,其中不乏国学大家,丹青圣手。溯其渊源,由来久矣,仅近代便有马一浮、谢无量、张大千、陈子庄等大师栖居于此,崔嵬兮、深邃兮!难怪连大师黄宾虹,齐白石都无法回避的要从巴山蜀水上而溯之以探寻其艺术大乘境界。而作为生长在这里的木邨先生,其艺术同样也是蒙养盘桓于此山水之间,信前缘也。
  木邨先生艺涉诸类,山水花鸟无所不精,偶作人物小品也殊多妙趣。于书法,先生更有自己见的,即便是闲情偶寄做随笔点评也信手拈来浑然天成,了无半点那些小文人扭捏酸涩。虽所涉宽绰,然先生自知当于筋节处痛下功夫,故而,他更多时间是用在为自然山水写照,同时也在不断的做自家笔墨语言的锤凿。观其作品,个中不乏感性和知性的交织,其间也透析出一个优秀艺术家特立独行明知卓见的胆识和毅力。在这过程中,对焦墨山水的探索更是先生诸多艺术实践中尤其为之倾尽心力者。而今,长期的寒窗砥砺,自然造化的蒙养已使得先生的焦墨艺术渐入佳境,鲜明又极具个性的焦墨作品已茕然凸显,并为大家广泛喜爱。
  传统山水画渊源深远流派众多,而仅用墨色作为表现语言更是其独特魅力之所在。这其中既蕴蓄了我们民族文化深厚的哲学内涵;同时也融汇了画家个人的人生感悟。『阳极而阴,阴极而阳』,『万物负阴而抱阳』。正是这样,那看似单一的墨色于是便包孕了大千万象……明人陶宗仪《辍耕录·写山水诀》说:『作画用墨最难,但先用淡墨,积至可观处,然后用焦墨、浓墨……』由此看来,水墨山水在中国绘画艺术中,早已不仅仅是简单的白纸黑墨形成的山水图像。那看似简单的墨色早已被赋予了更丰富的精神内涵。显然,早期山水画的创作过程焦墨的运用也仅仅是作为创作中的收拾和点缀,用极致的焦墨来作为绘画的主要元素当时却很少有人涉足。据画史记载最初尝试用焦墨作画的当属元代画家方方壶,继而有早清程无垢,至近代黄宾虹,当代张仃又使其得以延展……看来纯以焦墨作山水实是问津者鲜之又鲜。毕竟以焦墨作为绘画元素因其单纯性不具有其他艺术语言有很宽泛的拓展空间;同时单就焦墨而论又极容易使人产生枯竭、焦躁之感,这也似乎很难达成审美意象。所以美术评论家郎绍君在介绍张仃时曾说:『焦墨画就是把自己逼到绝路上然后再找一条出路……』。
  的确,传统中国画大家林立,每个有志于此的画家都将面对众多要跨越的高山巨壑,是被前人笼罩,还是独辟蹊径闯出一条自己的路,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的是胆识和坚毅。当面对黄宾虹,陈子庄等这样的艺术高山时,木邨先生没有望而却步或是生搬硬套,而是冷静思后考化而活用,在这基础上派生出了纯粹的自家山水。显然,前代不乏用焦墨作画者,其中也不乏大家,能在这条看似『绝境』的路上再往前走一步该是何其难也哉,我想,这点先生是心知肚明的,毕竟先生明白,吃牛肉是不该是长牛肉的。其实,历史上任何真正有所建树的大家,又有几个不是在前人走到看似绝境的路上有另辟蹊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呢?显然,先生选择了这条道路,当是早已抱定任重道远的毅念了。也正是这样,当我最初面对木邨先生的作品时便不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丹砂何能耳?妙手水一勺 。真力弥宣泄, 陋习敢左抛 。刚阳宏大气 ,黑满犷乱毛 。风雅关何事 ,江河自滔滔。』
  木邨先生很清楚,焦墨山水要想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只在画室做小文人式的笔墨游戏远远是不够的。因此,『收尽奇峰打草稿』为山水传神写照,也就成了先生长期艺术实践非常注重的一个环节。面对自然中的山川草木,江河湖泽,那种天地之大美,恢弘之气象,分明化作了激活先生笔墨的原动力,这岂是那些孤守穷庐终日做江山卧游的画者能见其项背者。观其《写生六要》,《享受写生》,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他对写生的重视及钟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写生就是过把瘾』。再读一下先生一系列的写生稿吧,不论是《滇东北写生拾遗》,还是《南江诺水河写生》系列等等,无一不反映出他在大自然,大山水中感受山川的吐纳呼吸和对自然生命信息的把握。诚然,『笔非蒙养不灵,墨非蒙养不精』。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广取博收浸润蒙养,才使得先生的心境得以拓展,进而画境得以升华。
  先生学养丰厚,即便是平时的随笔及点评也总令人悠然心会。他总是能迁想妙得,笔随意达,多数情况下虽然着墨不多却每每中的,毫无隔靴搔痒、曲意逢迎之嫌,试看其《南斋点评》,完全是自家言语,独立见解,哪有半点于他人同流入套的卑俗。而先生论画更是精准,无论评古人还是说自己都是那么客观真实、从容不迫。《从乱治乱》、《画者审其势》从这些心得中,我们总能洞悉到其精神轨迹,从而得以清晰的了解其艺术构架及精神脉络。于诗,木邨先生也不敢轻视。品味先生之诗,看似信手拈来,却气象浑莽,大气豪迈,一扫那些小文人的酸骚和矫情。试看《剑门诗稿》:『汉柏森森列逶迤,帘幕空翠不轻开,叶满香尘含兵气,几番梦回与事哀.』,何其古风浩浩、何其朴茂沉厚!几近少陵气象矣……
  先生挥毫看似漫不经心 然老笔飞动任情恣肆的同时却总能于浑莽犷放中见精微周至。揉毫捻转生筋腱,素纸铺陈起烟霞,看他的画总能感到其对笔墨元素的驾驭已随处逢源;对情感的宣泄更随心适性,似乎一切都在自然肇造中。正因为这样,每观先生作品总有技近于道的感叹。试看其近作《大散关》在这里无论是用笔用墨还是对自己绘画艺术理论构架的铺展都达到了渐于完善的境界,也更彰显了其艺术标高。是啊『铁马秋风大散关』何其激越豪迈、苍凉慷慨,真是一挥气若虹。难怪他以『满、黑、犷、乱、毛』五字诀来作为自己艺术追求的理念,而真正能做到满而不塞、黑而不浊、犷而不野、乱中有序将是何其难也哉,相信先生是深知这标高之难的。为此,我一直以为这种自我做难的治学精神该是其内在的刚阳之气和人格魅力所致。
  书为画仪,书画同源。骨法用笔一直是中国绘画线性的内质,相信没有哪个真正的中国画家会忽略在书法中的浸润。对于书法,先生更是率性而为又不失法度,即便是通过那些看似漫不经心的书法片羽也为我们折射出了斑斓的灵光。书欤?画欤?其实,在他的焦墨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始终在用传统书法的笔意裹挟着浓焦墨色来达成他心底意象山水。而在木邨先生那看似散乱无序的墨线律动中,他显然早已把古人打碎和自己揉而为一了,我想,这该正是其焦墨艺术的的美学价值所在了。
  焦墨山水作为木邨先生艺术侧重点或者说是其主攻方向,他于此用功最甚。他曾自谓:『木邨之墨象,亦非一日之寒矣……』于此足见其得来不易和自信弥满。读先生焦墨山水虽然看似焦竭却潜含润妍之致。这无疑也暗合了宾虹先生『干裂秋风,润含秋雨』的美学理念。同时,先生也深谙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焦极润生这阴阳之道,因而在焦墨驾驭上自有其独到的把持,从而避免了因焦墨而产生的『极致之墨为个性之表』。因为先生明白『阴阳其道乃为本源也』《尚黑夜山图与吾家山水》。也正是这样先生通过自己长期艺术实践之感悟总结出了极具个人特质的『满、黑、犷、乱、毛』五字心得,明眼者不难看出,这自是有别于前人的艺术追求。为此予尝有句赞曰:『老楮若矛,守关夺隘,先生雄哉!』『夫战也雄,观先生有笔墨处;不战而胜,观先生无笔墨处』。『夫将笔墨如将兵,临池布阵,审时度势,能绝处逢生,伸张自若者今古几人?!』。
  纵观木邨先生的焦墨山水我们不难发现,他总能在与前人对接的同时又极好的与之规避,在这方面分明显现出了他的智慧所在。毕竟文化艺术的继承发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算式。任何艺术品存在的价值更多的该是作者人格精神的价值,这也正是他人无法克隆和复制的。我以为木邨先生的焦墨山水已然是在看似被前人穷尽的路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这些年,先生不论在画面形制尺幅,还是在各种表示手法上,总是能突破前人,大胆创新。不管是在新材料的运用上,还是对一些特殊肌理效果的处理上,总能看出先生总在力求突破前人,超越自己。至于在焦墨的基础上泼色,让色和墨的交织幻化,墨与色的交融产生的奇诡变换,总会让我感受到巴山蜀水赋予他的浪漫情怀和的迁想妙得的想象力。乃至看到他敢于用厚重的色彩和浓焦墨色进行并置、碰撞让作品所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时,不由得不为年逾七旬依然充满生命张力的先生叹服。也正是他这种胆识和毅力才让我不仅对他的作品,更对先生的人格魅力肃然起敬。
  一直以为对艺术作品的解读其核心该是对作者内在精神的解读并与之对接,同时又需要对作者艺术实践有足够的知解。木邨先生通过对中国传统水墨语系中不被常人看好的焦墨语素进行了长期把握,并通过孜孜不倦的艺术实践逐渐达成了其独特的个人焦墨语言,进而通过这语言为我们展开一个奇瑰绚丽的艺术世界并让我们与之做精神畅游。先生志存高远,其气宇成就了其艺术,先生有言;『敢动传统之主轴,拼其个性之力而力搏者,或能得其一二。若欲改变吾国画之现状,弘扬其精髓,魂魄之所在……』相信先生的艺术定会日臻醇厚完美。同时也预祝先生登上更高的艺术巅峰,我想这该是所有喜爱木邨先生艺术的人们共同的愿望吧 。
                                                            松堂主人王乃明 二○一四年五月

  (王乃明,别署四方山人,号松堂主人;祖籍山东,一九六○年生于辽宁。身无体制束缚,淡泊世间辱宠,性孤而不傲,好清净而非无为,闲云野鹤,竟日以笔墨自遣,课童之余以书画为营生……)
Copyright© 2005-2012 四川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编:向运华 | 学术主持:梁时民 | 荣誉顾问:邵仲节 | 网站负责人:向运江 | 电话:028-86965233 84327896 84314266 | 传真:028-84314266
手机:l3982O335O2向运华 l398OO257l9向运成 | QQ:1725373670 409124276 | 邮箱:409124276@qq.com | 地址:成都市玉双路1号玉双大厦8楼
--------------------------------------------------------------------------------------------------------------------------------------------
蜀ICP备12033131号